依道集运

上海港集装箱车队拖车运输公司

BOOJ的一个南京进口箱子,前天动检,礼拜三晚上赶到南京,礼拜四开始卸货,由于到港时间比较长,委托方很在乎还箱时间,司机显然缺乏沟通技巧,引发委托方不满意,晚上不断电话探讨这个细节。碰到猪队友了。

CSKY的几个东方海外常熟高箱,洋山码头提箱,进洋山三号码头比较正常。

FG的太仓青岛路小箱,汉堡南美的箱子?中集洋山提箱,这次进外高桥,作业正常。

TYAN在礼拜三下午三四点,安排过来几个陆渡SOC自贸箱,进吴淞九区码头,下午货好,比预料的顺利,箱子都提到委托方要求的TKRU。

SEEB前天的湖州箱子查验再进港区,发现数据有问题,检讨过程,这个查验箱子再进港在预录,应该海关指定车队预录,我们好心多做了一步,反而画虎不成反类犬。第二,要彻底让委托方理解报关行的独立性,不能车队,货主,报关行三方混合在同一QQ小组,这样导致责任不明确。第三装箱单拍给委托方后,附一句确认。由于SEEB的W的兼职,因此,她不会很细致核对每一步,一切问题度需要承运方负责,尤其小心落入困境。

KCAN礼拜三的箱子查验后,委托方竭力把查验的动机归结为集卡惹怒查验人员导致,这显然是说不上台面的,等于说海关的查验工作是受情绪控制的。有的无理取闹,

HAOD用一个全英文的订舱单代表一个委托书,努力认识每个英文单词的意思,但是提单号发到放箱公司后,还是不被确认,只得让她重新,为了担心她生气,特地让她将订舱口电话转来我们直接询问,真可谓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不过,委托方似乎自己也有醒悟,更正了文件,才发现是中远船公司的箱子。要是委托时间下午四五点下班关头,这个箱子就做得尴尬了。不过已经习惯于夹缝中求生存了。
礼拜六的东方海外箱子是外二港区提箱,已经无纸化运作,但是,封条居然还要去港城外运堆场跑一趟,电话过去,说如自己使用自备的东方海外封条可否,堆场没好气的说,不给你做进EIR系统,为了利益,堆场也是死卡。司机抱怨这两个地方堵车几小时,于是花20块钱找一个快递预先代办。悲催。

**《左传·襄公十四年》**
朋友圈发如是短文

善则赏之、过则匡之、患则救之、失则革之
释义:2018年11月26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中国历史上的吏治举行第十次集体学习时引用,出自《左传·襄公十四年》,意思是干得好就奖励,有过错就纠正,遇到困难就帮助,工作失职就罢免。

如果善失过患的解释权在制定者,而制定者又是执行者,那么他本人如果有善,过,患,失的行为,他自己就可以随心所欲了。
所以要想将这个思想覆盖到这个思想的执行者和制定者,两者必须是不同的人,并且拥有互相制约的权力。美帝国的三权分立设计才能完美实现《左传·襄公十四年》提出的思想,如果刑不上大夫,那就是封建专制制度了

版权 © 2016上海倚道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网站制作保留所有权利
24小时咨询电话:4007 729 329 手机:15601790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