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道集运

上海港集装箱车队拖车运输公司

BOOJ的无锡进口大箱,外四港区提箱,安排司机时候,没看到原始文件,凭印象说去依飞驰做动植物检验检疫,结果,司机跑到依飞驰,说错了应该港建路动检,有的懊恼,懊恼自己没仔细落实,也懊恼司机,看到原件,没有先思考一下。耽搁不少时间。不过还好,无锡毕竟不远。

HXZH的桐乡箱子是外四提的阳明箱子,装到很晚,好在礼拜二是去常熟

**表姐**


礼拜六下午赶回老家看望父母,父亲躺在病床,意识还是模糊,见到我问他,也只是点头表示知道,但也许只是下意识的点头。
聘请了一个护工夫妇照顾,其他病友都说不错,我们兄弟也放心一大半。
但父亲的状况起色不大,前几日三弟试图扶他起床像在上海一样走走,感觉已经力不从心了。三弟禁不住潸然泪下。
母亲和大哥都开始讨论后面的事情。但是又实在不忍心说这件事。
父亲三年前得了肺癌,做了微创切除,有服用价格昂贵但后来可以申请援助免费的霸向药特罗凯,不过今年检查,已经产生耐药,也就是这个药已经起不了多大作用,再加上父亲又出现脑出血,也已经无精力去治疗肺部疾病了。
表姐礼拜一早上匆匆赶过来,送来一条青鱼和两条朱鱼以及不少自留地上的蔬菜,说鱼是乡下小河流的,新鲜又营养。妈拉着她的手感激不已。
表姐也已经60多了,身体还算硬朗,表姐是乡下表兄妹之间公认能干之人,我想大概是说她的组织才能和表达才能。
因为外公家当年算是富农成分,因此整个家族遭到冲击歧视,外婆也早年郁闷得病而死,外公更是受到不少非人道待遇,被共产狂热者游街,斗批,写检讨,逼修路等等非人待遇。
所以,我的外公家族的一大堆表姐表妹,在文革时期,都活得非常艰辛,学校里面也备受歧视,因此也就得不到很好的教育。表姐也就基本没念过几年书,但人长得漂亮,再加上她是大姐,下面五六个兄弟姊妹,因此显得比较懂事,比较有权威,以及组织才能了,在那个年代说对象的时候,她也很想挑选一个有才华的,后来有人介绍一个老实巴交的表姐夫时候,她是不太满意,但表姐夫却很得外婆以及舅妈的欢喜,大家都劝表姐,后来表姐也就妥协了,我小时候去外婆家时候,还能记得表姐夫来外婆家的破草屋东山头晒太阳的场景。现在说来,就是他在公关外婆说服表姐促成他的婚姻。
礼拜一中午吃过中饭,安抚母亲后,便赶回上海,心生倦意,也没心思写日课了。惭愧!

 

 

 

 

 

 

版权 © 2016上海倚道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网站制作保留所有权利
24小时咨询电话:4007 729 329 手机:15601790679